<optgroup id="v77"><sup id="v77"></sup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v77"><menuitem id="v77"></menuitem></table>
              <big id="v77"><meter id="v77"></meter></big>
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77"><menuitem id="v77"><sup id="v77"></sup></menuitem></progress><progress id="v77"><delect id="v77"></delect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77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v77"><label id="v77"><dl id="v77"></dl></label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able id="v77"></table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77"><label id="v77"></label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77"><nav id="v77"><del id="v77"></del></nav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77"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77"><menuitem id="v77"></menuitem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v77"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v77"><nav id="v77"></nav></big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77"><delect id="v77"></delect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progress id="v77"><label id="v77"></label></prog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创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870章 哪……哪吒-陈洛-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帘把桌面收拾了,自己的东西都带走,离开了ak。而林钦儒在林帘走后便拿起手机,给湛廉时打电话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廉时突然跟他说要创办子公司,如果是以前,他不会多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现在,他会多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甚至觉得他要创办子公司有别的目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目的是什么,他不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也不想知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现在,他不想知道也必须要知道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喂?!?/br>“你在哪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酒店?!?/br>“地址给我,我马上过来?!?/br>电话挂断,林钦儒拿过车钥匙,极快的出了公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湛廉时坐在酒店沙发里,膝盖上是一台笔记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屏幕开着,里面是一封全德文邮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在看着邮件,但黑眸里却没有邮件的影子,漆黑一片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钦儒很快过了来,敲门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湛廉时把门打开,转身进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这里没有茶,只有咖啡,酒,要什么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钦儒看着湛廉时,他穿着衬衫,西裤,背影如常的挺拔,清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来时想说的许多话瞬间便哽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两年前听说他为了刘妗,看着自己的亲骨肉被剥离,他也无动于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听见这个消息他没有多想,只觉得廉时爱惨了刘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现在想,他忍不住想,廉时当时当真没有感觉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刻,看着自己的骨肉被人欺凌,他真的,一点感觉都没有?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湛廉时没听见回答,转身看着林钦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瞬间,他眯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,一副我很可怜的样子?!?/br>转身去吧台,拿过红酒,开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钦儒看着他修长白皙的手指,动作间是一股子说不出的疏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廉时,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虐打致死,你真的不难受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拿着酒瓶的手瞬间僵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房间里的空气凝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气温也在瞬刻降至冰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钦儒看着他拿着酒瓶泛白的手指,嘴角勾起一抹笑,不是嘲讽,也不是高兴,而是难受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我觉得你很爱刘妗,爱的那么不顾一切,连自己的亲骨肉都可以抛弃?!?/br>“你无情到了极点,亦有情到了极点?!?/br>“可我现下想,不论你再无情,还是再有情,你都是人,有血有肉的人,你有七情六欲,你有和我们一样的情绪?!?/br>“当孩子被人虐打的时候,你是有感觉的,只不过那感觉大不过你爱刘妗?!?/br>无情的人不是他当真无情,而是他善于果断的取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要哪样就是哪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尤其是商人,精准的判断,果决的执行,是他身为上位者必备的性格特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廉时在商场这么多年,提到他的名字谁都知道他雷厉风行,冷漠无情,人人都怕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样的人,你要他多情,那是不可能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在选择了刘妗后,另一边势必会被抛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情的抛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钦儒低头,嘴角的笑大了,却尽是悲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半个小时前,林帘来跟我说辞职?!?/br>“她说你来就是警告她的,她不想让自己的一番心血到最后全部成为别人的,所以她选择现在放弃?!?/br>“我告诉她,你来ak和她无关,我让她相信我?!?/br>“可她不相信?!?/br>“她说连自己亲骨肉都不要的人,你会奢求他转性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林钦儒抬头,看着湛廉时,嘴角依旧带笑,可脸上,眼里却没有一点笑,尽是悲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廉时,可能你已经意识到了什么,可伤害已经造成,对于那被抛弃的人,那是一辈子的痛?!?/br>永远都无法弥补的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页面地址:www.chunlushuiqi.com/txt/197041/60792841.html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美评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omments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吹牛大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没事的,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近你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、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跌倒最多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是天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奇妙的一种感觉是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  438 人猹殊途,周小楼的老公-协议结婚后热搜爆了全集- 第744章 魔王之怒!-超凡药尊- 第870章 哪……哪吒-陈洛-